何时可自买?

啊 随手一画 日常小片段 大概就是安米修受伤全身血 洗 雷狮来了(海盗团在后方马上来临!)

第二印象——太阳 还是很蠢

  再一次见到那个少年,是在少见的一次下雪天。

  大寒潮的来临导致了大批的雪花,一群花样年华的少年少女放弃了理智,一个个如同撒了缰的野马,发了情的狒狒,兴奋得不能自己。总而言之,我不愣控制我自几啊!!!

  大课间的时候,有雪的地方就有智障,人声鼎沸,看着就烦。于是嘉德罗斯远离了那两个行为言语不一致的脱团狗,寻找一个可以承受自己肆虐的场地。然后他就看到了那个少年。人一样高的雪人旁,一个穿着高一校服的金发少年,带着一顶黑白相间的帽子,在一旁尬舞(bushi)…然后一个托马斯全旋旋进了雪人中。有趣,不经笑出了声。正在挣扎的少年猛地抬头,看着他,喊道:“笑什么!你难道没有摔过跤么!”看着他不知是冻红还是羞红的脸,嘉德罗斯回应道:“还真没有过呢,渣渣。”觉得有趣,又叫了一声:“渣渣,你叫什么。”

  “什么吗!这么拽!问人名字前先说自己的啊!”

  “哦,很好。嘉德罗斯,渣渣。”

  “啊,啊。金,是金哦!”

  看着他笑得灿烂,莫名的,嘉德罗斯想到了太阳,让他在湿冷的雪地中感受到一丝灼热。然后,金打了个大大的喷嚏。惊到了嘉德罗斯。此时两人才发现,金依旧在雪人中充当填充物。嘉德罗斯看到了一个白毛以一个惊人的速度向这里冲刺。

  结果是格瑞带着金走了,临走时审视的眼神不住的往嘉德罗斯身上扎,带着冰渣子的那种:P 很好,金。

作者碎碎语:齁儿甜齁儿甜的恋爱啊-,-好难写啊 以及 贼生气 账号被封了 还不会解禁:p 呵呵嗒